裁诗为骨玉为神。

夜长梦多(二)

陈松子有些忐忑地站在石书琴的身后,她的上司此时神色严峻地看着监控仪的大屏幕,忽闪的光线映在她的双眼里。


半个小时前,她正在低头玩着音游,她的上司石书琴突然推门快步走了进来。她从未见过石书琴显露出慌乱的神色,甚至没发现她在工作的时间玩手机这一事。


石书琴的脸色相当难看,她皱着眉看着屏幕上变动的数值条,目光接着落在了左侧的透明玻璃后的隔间,最后往陈松子这边扫了一眼,后者只觉得头皮发麻,赶忙解释道:“是boss,boss准许她进去的。”


石书琴脸色又一沉:“他又不是不懂这有多危险……她进去多久了?”


“4个小时。”


“数据拿给我看看。”


陈松子连忙把数据调出来送到她手里,有些忐忑地站在一边看着上司在电脑中打开了内部资料库,搜出了一个关键词。


寻觅系统。


陈松子不禁脱口说出这个词:“这个该不会就是被所里封禁的那个寻觅系统吧。”


石书琴快速扫了一眼搜出来的资料,嗯了一声。


陈松子在读大学时,听导师提过寻觅系统。据说这个系统出过吞噬事件,因为系统本身的问题,在任务过程中出现报错,开发者在使用时本人意识被吞噬后自我解体,于是在开发出来没多久就禁用了。可是为什么boss会同意司寻常使用这个已经停止运行6年的系统呢?


她又转念一想,boss总是一副看起来胸有成竹的样子,应该也不会出问题。


“苏部长来过了吗?”石书琴问。


“他刚走,半小时后会再回来。”


见上司面部表情略有缓和,陈松子鼓起勇气问道:“石姐,boss是不是找到了解决的方法才让寻常进入寻觅系统?”


石书琴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:“他当然要有解决办法,不然这姐妹俩都算是栽他手上了。”


姐妹?陈松子有些疑惑?


石书琴把数据资料给陈松子递了过来,指着最下方不起眼的一行灰色小字“楚寻觅”。


司寻常,楚寻觅,这两个人是姐妹关系……陈松子只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:“这么说来,寻常的数据一直很稳定,好像在做持续的深潜活动。是因为和楚寻觅的配适度高吗?”


石书琴叹了口气:“需要使用到寻觅系统,只有一个可能性。寻觅系统与在外接受委托,进入他人的意识海不同,寻觅系统是自行进入自身的意识中去,寻找记忆碎片的一种特殊方式。”她指着司寻常数据上,一头往下扎到底再进入平缓的,几乎没有波动的曲线说,“一般人深潜会维持七个小时,时间久了进入疲劳期,很容易被自我意识海吞噬。深潜的持续时间的确是会比进入其他人的意识海要久。”



“我记得寻常她是紧急救援小组的,长时间的深潜对她来说应该不利。”


石书琴没有回答,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抬起头,目光却越过屏幕看向摸不清的远方。


正当陈松子以为石书琴将会沉默下去,她的上司突然开口了,声音轻得像一团纱。

“这姐妹俩都不是省油的灯。”石书琴看着往前跳动,宛如湖水上泛起轻微细纹的曲线。









评论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