裁诗为骨玉为神。

夜长梦多(二)

陈松子有些忐忑地站在石书琴的身后,她的上司此时神色严峻地看着监控仪的大屏幕,忽闪的光线映在她的双眼里。


半个小时前,她正在低头玩着音游,她的上司石书琴突然推门快步走了进来。她从未见过石书琴显露出慌乱的神色,甚至没发现她在工作的时间玩手机这一事。


石书琴的脸色相当难看,她皱着眉看着屏幕上变动的数值条,目光接着落在了左侧的透明玻璃后的隔间,最后往陈松子这边扫了一眼,后者只觉得头皮发麻,赶忙解释道:“是boss,boss准许她进去的。”


石书琴脸色又一沉:“他又不是不懂这有多危险……她进去多久了?”


“4个小时。”


“数据拿给我看看。”


陈松子连忙把数据调出来送到她手里,...

夜长梦多(一)

1.

这是她第三次停在这个十字路口处。

说是路,实际上也就是在长满到脚踝处花花草草的中央,歪歪斜斜地被踩出三道看得见泥土,向外蜿蜒而去的路。

前三次各选一条,曲曲折折地拐回来后,这个路口指示牌上的数字便会加一。

仿佛走了一个世纪,她却丝毫没有感到疲惫。

第一次她选择了最右边的那条路,并非凭直觉,而是她模模糊糊地看到了一个女人的背影,未作多想便跟了上去。路上是湿润的泥土,眼前是薄薄的雾。或许是因为树丛间光线朦胧暧昧,也可能只怪她视力向来就不够好,迷迷糊糊地就走完了这一段路便绕回了路口。

她跟着那女人走向第二个路口,步伐缓慢。恍惚间她听到有歌声,远远地传过来。

第三次回到这个路口时,那个女人不见了,歌声却未消失...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